私密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小说 > 王爷,花魁她又给你画饼的 > 3

3(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不顺从 顶级社畜的爱情狂想曲 过度招惹 穿越之后要当淫乱公主 甜诱王纪缭爆,禁欲王爷论陷 做鬼也没放过 【主攻】老板的美人调教日记 我的美人夫君 微风拂过新都会 我只是只漂亮的小猫咪

而冯千巧的仗义执言,让她成了众矢之的。

所有人无不奚落:「左相府的二小姐可是说,你与她们没什么不同,这活怎么敢分给你干?」

我给了她一笔钱,一笔足以让她离开了嵘山书院,也能让家中一世衣食无忧的钱。

只是有一样,这段时日,兰惠送去浆洗的

衣物,请她帮我盯着。

冯千巧只是往我的一方丝帕上撒了些什么东西,浣衣女过去查看,只觉无色无味,并无奇特之处,却还是谨记我的话,偷偷

告诉了我。我本能借此杀了陈平。

许是见我面色郁结,他反倒低声笑了。

「以身入局,即便毫发无伤,但在嵘山书院发生了这等事,未必对你的声名有好处,他日若为女官,必然得爱惜羽毛。

「冯小姐见过吗?」

「什么?」我下意识道。

谢珏兀自轻笑了一声:「我曾亲眼见过,流言是怎样杀死一个人。」

他背影寂寥,仿佛弄丢了什么心爱之物。

再回头,澹静的眸中没有一丝波澜。

我仰头道:「那又如何?」

前世,在意世人眼光的也不是我冯嘉仪。

这湖心小筑无人,甚至通往岸边也只能以

小舟往来。

我隐隐有了猜测。

这小筑的亭中,摆放着一只八仙桌,美味

珍馐应有尽有。销

嵘山书院本就是长公主一手建造。

湖心小筑却藏着这样一位美人。

我似乎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理智告诉我,万不能与此人牵扯过深。

身侧人忽而嗓音泠泠:「戏开演了,不去瞧一瞧?」

远处,长公主来嵘山书院小住的逐意楼,灯火通明。

善语结

到了逐意楼外,我点头示意,「谢先生请回吧。」

谢珏却仍停在原地。

我抿唇道:「放心,今晚之事,我不会向第三个人透露。」

谢珏轻笑一声,却撇下我,只身进了逐意

楼。

我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跟了进去。甫一进去,便听见冯干巧的声音。

「臣女本不该深夜叨扰长公主殿下,只是臣女的姐姐晕倒了,臣女实在是心急如焚。」

锦榻上,长公主撑着眼皮:「人晕倒了,禀告公主府府令,他自会让本宫的府医去瞧,你大半夜地不休息,又纠集一大帮的人,脑袋是不是有些不好使?」

话虽如此,长公主却还是让贴身婢女带着侍卫去我屋中查看。

那些世家贵女也是被冯千巧的喊声吵醒

的,人人皆有好奇心,便与她一同来了逐意楼。

谢珏便是这时候进去的。

明明是男子,却肤若冷雪、眸如点漆,衬

得一众娇花黯然失色。

长公主遥遥看见他,倏然坐起身:「你……

你怎么来了?」

他倦怠地开口:「偶遇左相府千金,晶茶、赏花、吟诗、作对。j

冯干巧就在这里,谁都知道,他口中的左相府千金只会是我。

谢珏每说一个字,我的心就沉上一分,实在太惹人遐想了。

长公主却亮了眼眸:「当真?」

我走上前去,向长公主行礼,直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冯千巧震惊地看向我,面容扭曲了一瞬,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

令人震惊的是,侍卫搜查之后,却给出了

一个匪夷所思的结果。

「冯大小姐不在屋中,倒是冯二小姐所居的

耳房中,有个昏迷不醒的男人。」

冯千巧脸都吓白了,仓促之间,她压根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结结巴巴道:

「许是天色昏暗,我看错了,臣女实在不知

黄金缕

「喊喊喳喳的,烦死了。」

长公主打断她的话,伸手招来府令,「无人吩咐,也敢闯入书院,去,将那人杖五十,赶出去。」

她再度看着我,眸光热切,似乎想问什么。

我抿唇辩驳道:「臣女,是偶然碰见谢先生……」

长公主摆摆手,制止我接下来的话:「人没事便好,都下去吧。谢先生留下,本宫有话要问。」

我顿感不妙,长公主虽然在笑,那笑意背

后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陆婉容拉着我的手,回了屋中。

「你那妹妹着实有些奇怪,几次三番的,好像专程在给你添堵。」

我见她脱了鞋袜,赤脚站在地上,岔开话

金球

题:「你还是穿上鞋袜吧,这天虽热,却也极易着凉。」

陆婉容嗤笑一声:「我爹领着太常寺的职,回府上,是行住坐卧处处瞧我不顺眼,我可不想做那劳什子女官,我来嵘山书院,究其根本,是日日面对我爹那个老古板的管束,实在透不过气来了。」

陆婉容在房中遥遥一拜,「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啊。」

她拍着胸脯,「我朝五日一休沐,日日寅时便起身,上朝是不可能上朝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上朝的。」

我没有告知他,圣上开设女官的职位中,

没有几个有资格上朝的。

陆婉容眨眨眼,神秘兮兮地凑近我:「但我这儿有一处乐子讲与你听,逐意楼今日的

谢先生,你瞧见了吧。」

我点点头。

她喜上眉梢,「你头一回现了,眉眼风流,生得实在是君子锅方,任谁都不敢有亵渎之意。」

陆婉容叫我不要大惊小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此事万勿告诉我爹。

见我眉头紧皱,陆婉容摆摆手,「官面上是这样,咱们关起门来,是字字亵渎。我日前已经让婢女去打探了,有钱使得鬼推磨,也是颇有所得。」

我让她附耳过来,悄声道:「此事莫要外传,那位谢先生,是长公主养在嵘山书院的面首。」

「真的?」

陆小姐一副惊掉下巴的模样,「绝无此种可能,驸马与长公主的感情,在京都可是人

人称道的佳话啊。」

「我问你,嵘山书院那些夫子们吃的什么?」

「两荤一素配大白饭。」

我语气淡然:「他饮的是苏溪的白牡丹,食见,别人却早就发

的是千金难买的须金酥。」

若非长公主授意,谁能在嵘山书院有这样的优待。

陆婉容闻言,痛心疾首地吃了两碟糕点。

我带着侍卫去看陈平。

陈平被杖责了五十,有气无力瘫在地上。

我告诉他:「府中也不可再留你了,这儿有一门好差事,去不去随你。」

「大小姐在说什么?」陈平还在装糊涂。

他料定我会顾忌着脸面,不敢声张此事。

「我见你在府上兢兢业业,给你谋了一个好前程。」

当今陛下年岁小,膝下的皇长子,也不过

六岁,为皇子训练御马,算是一个肥差。

陈平的眼珠骨碌碌地转,片刻之后,他应下了。

下了。

「小人明白了。」

陈平以为我是怕昨夜之事被人知晓,想要打发他,便特意许下重利,迫他远离。

毕竟这一回与前世的情况不同。

前世,他打着救我的名义,将昏迷的我衣衫撕破,抱着我回城求救,故意闹得满城尽人皆知。

他成了世入眼里,我的救命恩人。是忠仆,更是人人称颂的义士。

我的清白在那场劫难中说不清了。

流言蜚语仿佛一柄锐利的刀,压得左相府

上下喘不过气来。

而这一世,我破解了贵妃献礼一局,来到了嵘山书院,书院是长公主的地盘,守卫森严,哪里来的山匪作乱,陈平自然也没

了所谓的护主之功。

今日的设局,一个不小心,便能让他万劫

不复。陈平连夜出发,奔向他的好前程去了。

我知晓,一个鼎盛一时的家族,若众人齐心,可屹立三世不倒。

但是想要从内部溃烂,甚至只需要一个月。

我爹秉性纯良,在朝堂上,防得住阳谋,却很难看穿这些暗地里阴损诡计。

上辈子,左相府谁又会将柔弱的冯千巧作为怀疑对象去审视。

所有人都瞎了眼,盲了心。

令我生疑的是,冯千巧从民间寻回,之前并没有接受过夫子授课,短短一年的时间却能在嵘山书院的试策中,拔得头筹。

我知道,冯千巧背后一定有人,只不过前世,我被困在陈平家中,无法探查。

但这一次不同,冯千巧自从设局失败,几次三番深夜出了嵘山书院。

外头有人与她接应。

被我叮嘱过的府中侍卫,暗自跟着黄金缕

我收到消息,只叫他们不要打草惊蛇。

「陈平死了。「你竟杀了他。」

冯千巧来我屋中时,我正在温书。

那晚之后,冯千巧已经彻底与我撕破脸。

她一脸惊惧,不可置信道,「冯嘉仪,你竟如此狠毒?」

我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你有证据吗?」

京都传来消息,圣上的皇长子习马,却坠马受伤。所幸小儿筋骨软,只受了些皮外伤,圣上震怒,陈平被乱棍打死。

御马未必是陈平训导。

但皇子的御马出了事,自然是陈平这个初来乍到之人首当其冲。

我只是借着前世的一些记忆,利诱陈平赴死,已经黄金缕

我淡淡道:「妹妹好似会变脸,今日的做派倒与往日不同。」

冯千巧默然了片刻,忽而轻笑:「那么姐姐有证据吗?」

我当日为做戏,任凭那方丝绢被她带走,冯千巧去逐意楼见长公主时,必然已经将其销毁。

说破天,她只是一个担忧姐姐、最清白无辜的人。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女官擢选与春闱的时间正好撞上。

三炷香的时间,要完成一篇长公主与圣上商议过后的试题策论。

为避嫌,监考期间,长公主并不在场。

陆婉容告诉我,她实在脑袋空空,但为了

她爹日后不发难,誓要将考卷全部写满。

乓介位安宠小旭忧心忡林不同的旦太过便宜他秒

与众位官家小姐忧心忡忡不同的是,冯干巧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珲思堂中,众人落座于小几前。

我特意抬头看了一眼高座上的几位监考官。

考官们额头都滚了汗,战战兢兢打量着主位上的人。

一个擢选女官的试策,竟引得吏部尚书卢柄亲自来此坐镇。

足以证明了陛下对擢选女官试策的重视。

前世,这次试策中,冯千巧写出了一篇令

当今陛下也啧啧称奇的策论。

可这一次,却与前世不同。

考卷下发后,众人正要提笔。

却听到冯千巧惊呼一声:「这不可能,题目

不该是这样的。」

冯千巧愤而起身。

监考官瞥了一眼卢尚书,高声斥责:「怎么,了。,美金楼

出什么题,还要问过你的意思?

「公然咆哮、仪态尽失,来人,将她赶出去。」

冯千巧却不肯动,死死盯着高座上的卢尚书。

见他真的眼睁睁要任凭侍卫将自己逐出去。

冯千巧高喊挣扎,拉扯之下,她袖中掉落了几片雪花般的碎纸。

有考官立时察觉出不对,下来捡拾起,登时大怒。

「这是先前废掉的策论试题。

「明明已经查验过,你是怎么带进来的?」冯千巧的额前沁出一层冷汗。

我知道其中缘故,试策开始之前,我凭借记忆,将前世冯千巧的策题禀报给了长公主。

长公主面色狐疑,那时我便知道,我的猜却不20:48

那的确是今日试题。

我告知长公主:「既然我已知晓,足以证明,策论的考题已经泄露。」

是以长公主一定会临时更换。

即便冯千巧背后有人,也来不及在短短时间内,再给她准备一份惊才绝艳的策论。

冯千巧见卢尚书见死不救,忽然疯癫地甩开侍卫,冲到高座上的卢柄面前。「卢大人,你不能逼我上绝路吧?」

试策夹带,被当众赶出去,意味着被永远剥夺了擢选女官的资格。

陈平之事,冯千巧在我面前暴露之后,反倒更加有恃无恐,与她的往常一贯的做派不同。

我一直在想,这份底气,是谁给她的?如金

可惜,卢尚书却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她有牵扯。

卢尚书眯着眼:「左相府的二小姐怕是得了癔症。」

到这个时候了,卢柄竟还准备将污水泼给左相府的家教不严上。

冯千巧设计陷害不成,便知这次离了嵘山书院,回府之后,我会怎么待她。

一个被卢尚书丢弃的棋子,下场会如何。这一次,是冯千巧最后的机会。她当然要牢牢抓住。

冯千巧不管不顾地扑上去,有意无意抚摸着腹部:「大人若执意不管不问,那千巧便只能鱼死网破了。」

卢柄一凛,像是拿定了什么主意,眼神阴狠。

这时候,有人步入堂中。

「卢大人与官家小姐深夜私会一事,见证者今黄余楼

很多,要谢某一一请出来吗。」

那人手上把玩着一柄精致的匕首,语气危险如刀。是谢珏。

卢柄在看到他的那一瞬,目露震惊。「你是一一」后半句被他咽了下去。

良久,卢柄几乎从牙关中逼出来一句,「本官家中已有妻室,便只能委屈冯二小姐做妾了。」

我想到冯千巧背后有人,却没料到会与朝堂的牵扯之深。

离开嵘山书院前,我特地向谢珏告别,想要验证心中猜测。

前世父亲被冯千巧检举,贪墨赈灾款,据说贪墨的银两在钱庄被兑换成银票。

陛下震怒,大量银票果然从左相府中搜出。,一枞州的灾民闹到京都。

账灾一事由父亲牵头,枞州却饿殍千里,死伤无数。

我过去时,湖边停靠了一只木船。

谢珏倚靠着船头,正百无聊赖地拨弄湖中清水。

「你来了。」

他头也未抬,仿佛早知我会过来。

吏部尚书卢柄,多次劝解陛下,废除丞相之位,六部可直达天听。」

但陛下却深知左右丞相品性,笑言问卢尚书:「废除丞相之位,实在委屈了冯相,不如你的尚书一职便交予左相,朕也好给朝臣一个交代。」

卢柄连连告罪,不敢再提,却总想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而冯千巧,是他千方百计从枞州搜刮出来的棋子黄金博

我低头沉思,那么玉樱宴上的拨浪鼓的来处便有了解释。

「可你为何要促成他们?1

他霍地停了手,轻笑一声:「蛇鼠都聚在一起,才好--窝端。」

谢珏抬眼看我,目光幽深,「冯小姐的问题太多,莫不如想想,事后要如何报答谢某?」

我面上一怔,心中腹诽,如此放肆,长公主竟也纵着他?

太后携长公主去京郊佛堂礼佛。

长公主说,要是为贵妃诞下的三皇子祈福,不如命京中贵妇人一同,求个好意头。而这一次,冯千巧也来了。听说卢尚书对冯千巧宠爱非常。

冯千巧凭借自己年轻貌美,讽刺当家主母。切都人老珠黄,将卢夫人气得卧床不起,卢尚书也只是轻轻揭过。

长公主挽着太后进佛殿时,小腹已微微隆起的冯干巧正在殿中擦拭烛台。太后出声问询。

冯千巧娇柔一笑:「能为太后在佛前拭去尘埃,是妾的福气。」她话音刚落。

太后动容,正欲询问她是哪家的夫人。门外,便有嘈杂的人声传来。

有人冲进来,见了冯千巧,便磕头下跪。他们破衣烂衫,纷纷感念冯千巧当初施恩于他们,是活菩萨在世。

「见过活菩萨娘娘!」有人高呼,响应者众。太后面色不虞,冷冷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上有清贵佛像,下有尊如太后,有人进来不拜佛,却当着太府49

海于巧慌乱解释:「妾往日施恩于人,他们不知太后在此,坏了规矩。」

太后没有责罚那些闯入佛堂的贫苦百姓。冯平巧却被太后一道懿旨留在佛堂之中。太后说要塑一个金身菩萨,既然她被百姓尊为「活菩萨」,便以她入像,这是莫大的荣光。

她被人按跪着蒲团之上,等画师入相。整整一日一夜,冯千巧被迫保持着一个姿势不许乱动。

到最后,涕泗横流、仪态尽失,在佛堂失禁。

太后要泄愤,却因身份桎梏,不能用寻常的手段。

朝臣们见风使舵。

说冯千巧不敬菩萨,沽名钓誉,欺瞒太后。

御史更是上了折子,弹劾吏部尚书卢柄宠妾灭妻。后的自然,我爹也免不了被旧上一个教女无方的帽子。

这些日子、我爹查证的东西终于派上了用

他递上了自辩折。

当年我爹因枞州剿平匪乱,得了小陛下褒奖,一路荣升,走到今日。

朝堂之上,我爹当众揭露,冯千巧并非他的女儿。

而是当年枞州平匪的匪首之女。

自辩折上,证据清晰,又有枞州风意楼的人做证。

当年我爹还只是枞州一处的县尉,他亲自率兵剿匪,将滋扰枞州的匪众斩于马下。而匪首的妻子林氏却早早逃出,带着女儿千巧东躲西藏。面,称呼冯千巧有了答案。

多年后,林氏身染重疾,命不久美,却时时刻刻记着亡夫的仇恨。

只是她们孤女寡母,想要报复已是左相的我爹难如登天。

林氏曾在风意楼做过厨娘,偶然听见风意楼的妓子吹嘘,自己当年差点儿和当今左相春风一度。

林氏多方打探,得知当年县令为了讨好即将升官的我爹,特意在风意楼大摆宴席,还让花魁娘子席间奉酒。

「只可惜左相不解风情,喝得醉醺醺、不省人事,夜半清醒,竟将我赶了出去。「左相夫人,一定是个悍妇。」

这话被林氏听到,藏在心中,她身染沉疴后,心生一计,决定利用此事,报复当年之仇。

吏部尚书卢柄被圣上斥责:包庇匪患、欺君罔上。

圣上罢了卢柄吏部尚书一职,念在黄金楼

绩,罚没家产,许他「英年」告老还乡。

尘埃落定,我却接到了长公主的诏令,令我去公主府。

试策闹出了那样的丑闻,已经推迟在一个月之后。

长公主却备下了酒席。

我感谢长公主,默许我将那些对冯千巧叩拜的百姓放了进来。长公主却微笑道:

「本宫是有私心的,你可知,太后出行,陛下令禁军随行保护,若非谢珏拉下面子求本宫,本宫才不会睁只眼闭只眼,看着你拿本宫的母后做局。」她虽在笑,却不怒自威。

「公主待谢先生极好,」我低垂眼帘,「臣女会谨记,守口如瓶,若黄金请

不会牵连到谢先生。」

长公主重重放下酒盏:「待他极好?嘉仪你不要乱说话,本宫与驸马郎情妾意,在京都也是羡煞旁人,你可知这种事情传扬出去,驸马动辄吃味,本宫焉能好过?」

我面色古怪,却还是规规矩矩答道:「臣女懂得。」

「你懂什么了,谢珏是本宫的兄长。」

我勉强扯出一丝笑意:「臣女懂得,长公主与谢先生乃结义兄弟,亲如手足。」长公主又饮一口酒,眯着眼眸看向我。「莫非你是嫌弃他年纪大。」

她嘀咕道,「旁的男子二十有七,确实早有家室,但本宫的兄长他洁身自好,也是旁人难有的高洁品性。

「莫非你是嫌弃他体弱多病?」

长公主接连的问题,让我几乎蒙住,谢珏不是她的面首吗?长公主姓赵,与当今陛下一母同胞。他日太后察觉,更往日功黄金楼

而谢珏姓谢,与皇家扯不上半点儿干系。见我好似一块榆木疙瘩,长公主终于忍无可忍、借着酒劲儿,将当年皇室秘辛娓娓道出。

皇后谢氏,也是当今太后,曾育有三个孩子。

除过现今的陛下与长公主,长子便是谢珏。当年,先帝驾崩,赵广王犯上作乱,挟太后为质,意图谋反逼宫。

赵广王毫无人性,如今的陛下,那年不过是个不满五岁的稚子,他要他当着自己的面饮下奇毒,才肯放过他的母后。

没什么比一个年幼无知的孩童死在自己母亲的面前,更让做母亲的心痛。

刀就架在自个儿母后的脖颈,进一分便是万劫不复。

还是稚童的小陛下哭啼不已,颤抖着举起那白瓷瓶。

谢珏便是那时制止了他,代为饮下奇毒。所有人被屏退金殿之外。

一个命不久矣的皇长子,剩下孤儿寡母,柔弱无依。

赵广王放松警惕,要谢氏代为掌印,杜撰禅位圣旨。

也就是这个时候,赵广王以为身中奇毒、已然「濒死」的谢珏,趁其不备,击杀了他。

只是那一日,世人眼里,惊才绝艳的皇长子一朝殒身。谢氏幼子登基。

谢珏武功高绝,当日,毒只是被暂时压制,根本撑不了多久。

丧礼如旧,长公主却按照兄长谢珏的意思,瞒着母后,将人安置在枞州。

黄金绩

这些年,这是当今陛下与长公主心照不宣的秘密。

长公主命人秘密寻访天下名医。也只得到了延续寿命的方子。转机发生在三年前。

我终于明白了,这几年,与我互通书信的一直是谢珏,而非景小姐。

数年前,思午湖上千灯长明,斜香舫以诗会友,我那时年少骄纵,对了好几首诗。而其中一首,被我填了下半阕的诗意境极好,上阕是出自一位景小姐之手,落款只有一处枞州所居。

这些年,我与那位景小姐,互通书信。得知她常年缠绵病榻,便将京都趣闻写给她看,再由斜香舫转寄。

三年前,她说自己的病症有了转机,只是治病的过程会很残忍,三成的把握,若有变故,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通信。黄金绩

我与景小姐神交已久。

得知这个噩耗,茶饭不思,哭得眼睛都肿了,还送去了自己的一方绣帕,以作留念。后来连着数月,景小姐没有音信,直到那年乞巧节,我收到了斜香舫转送来的一方丝绢以及书信。

景小姐只留了笔锋遒劲漂亮的一行字。【病已愈,勿念。]

我一直以为这丝帕上的兰草,乃「景小姐」亲手所绣。

长公主看我脸色青白交加,扑哧笑出声:「本宫的兄长说了,让你想想,要怎么报答他?」

我压下心中的愤恨,笑着问长公主:「公主是何时得知此事的?」

「本宫也是嵘山书院中,逐意楼见到你时,才只晓得你身上那兰草丝帕,是谢珏从本宫这儿取走的,本宫岂会认不出?」

长公主咬牙切齿「那是本宫亲手所黄金楼

本是要送给驸马的。」

从公主府离开时,暮色已深。

兰惠告诉我:「卢柄一家人趁夜色仓促离京,冯千巧被人拉去乱葬岗了。」

卢尚书偷鸡不成蚀把米,陛下问责,他私心里将罪过都归咎在冯千巧身上。

太后责罚过后,她被送回卢府,府中孩子已成了死胎。

这几日,冯千巧在卢府遭受冷遇,辗转难眠。

冯千巧心头愤懑,当着卢柄的面出言挑衅主母,可这一次,深受其害的卢柄却没有像往日一般站在她这边。

冯千巧被主母杖打泄愤,人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被卢柄命人拖去了乱葬岗。

乱葬岗杂草丛生。绣、原黄金缕

满目腐朽,气味难闻。

我还是从一众尸体里瞧见了冯千巧。她奄奄一息,血淋淋的手攀上我的裙摆。时至今日,我也不得不感慨,她真是命大。

冯千巧形同狰狞鬼魅。

我沉声道:「嵘山书院那日,我问过你原因,但如今我已经知晓了,我是来送你最后一程。」

前世今生,我的仇总要亲手去报的。

她不知哪里来的气力,仰头冲我嘶吼:「左相大人何其清高,却是踩着我一家人的血肉上位,凭什么你生来就能做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柳赵】宿昔梦见之 【观影体/Mob零】改变那个未来……吗? 【银土】羊笼 【常识修改】高岭之花ci堕后 《嘴硬后被弟弟强制爱了》 驯服棒球队 花市规则怪谈 忧伤的强奸犯 穿进po文后我靠身体改写必死局(快穿) 涩情会所的淫乱日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