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小说 > (gb)我睡了仙界帝君的分身 > 2、仙界杀神怎么有B?

2、仙界杀神怎么有B?(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王爷,花魁她又给你画饼的 不顺从 顶级社畜的爱情狂想曲 过度招惹 穿越之后要当淫乱公主 甜诱王纪缭爆,禁欲王爷论陷 做鬼也没放过 【主攻】老板的美人调教日记 我的美人夫君 微风拂过新都会

那个晚上我一直在梦。

巍峨壮丽的大殿上,云寂帝君高坐在宝座上,嘴角含着欣赏的微笑,向我问道:“你便是素嫱?容貌倒是清秀可人。念在你找回我分身有功,我欲赠你一部修炼法诀和一件法宝,你可满意?”

我还没来得及笑出声,便听他接着说:“若是不满意,也可来我的天宫效力,我身边正缺一位贴身仙侍。”

真是又开心又为难,我正在犹豫着是去寂灭天宫作帝君的贴身仙侍还是留在我亲亲主人身边继续报恩呢,梦境陡然一转,云寂帝君不知何时已来到我身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他语气暧昧:“或者,成为我的女人……”

!!!

瞬间就将我从梦中惊醒了。

睁开眼后,我立即傻了。

原来我之所以做这么离奇的梦,因为确实有人在我面上喷着热气。

被我捆成粽子的那位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此刻就双腿大开地跪坐在我身上。

别说被子不知所终了,就连他自己的衣服都没有好好穿在身上,华丽庄重的帝君礼服乱糟糟地敞开,露出他月白的大片胸膛,他头发散乱,金冠已经不知去了何处。

我的左手被他抓住极为色情的在嘴里舔舐,那条我见过的艳红小舌灵活地在我指尖穿梭,口水都顺着嘴角流到了他下巴上,已不知舔了多久了。

他一边舔一边规律地发出:“嗯、嗯……”的鼻音,但我的注意力不自觉地转到了另外一只手……

右手灼热又黏腻,正被抓着隐没在他的双腿的布料间,让我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尖叫。“妈呀!!”

这声尖叫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响亮。

果然声音一落,就听到隔壁院子杜秋传音喊道:“素嫱?怎么了?”

我的天啊!

我赶紧用自己的被子把他盖起来,压在身下,对杜秋传音回道:“没事!做噩梦了!”

好在仙界万年太平,大家没有因为一声尖叫爬起床去别人院子里查看的习惯,杜秋出于好闺蜜的关心问上一句,在我回话就安静下来。

我心脏蹦蹦乱跳,压在被子团上歇息了好一会儿才平复。

我真是满头雾水,几乎还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我跪坐起来,一把掀开被子,刚准备看下身下这人到底怎么回事,结果眼睛一接触到对方,刚刚想的啥全忘了。

身下人本来散乱的发型被我压在被子里以后更加凌乱,不知道是不是我刚刚趴他身上休息的时间略长的原因,此时原本属于云寂帝君的那张绝美脸蛋微微发红,黑色的发丝被汗水粘在脸上,被他自己搞得通红的花瓣唇微微张开,表情无辜地看着我。

实在过于诱人,我赶紧移开了视线。

结果这视线一移,我立即遭受了更大的冲击。

他刚刚本来是跪坐在我身上的,被我掀翻后就变成了双腿型大开的姿势,偏偏本该遮盖他双腿间风光的布料在刚刚的动作间全部失去了原本的功能——他双腿间挺立的阳具和粉红的女穴,全都被我尽收眼底。

吓得我赶紧转头闭上了眼睛。

不对,有事情不对。

等等,女穴?!

这下我是无论如何闭不住眼睛了。

我用上了最快的速度,一手压住身下人的腰腹,一手搬开他的大腿,果然在本该是男性会阴的位置发现了一张异常小巧的女穴。

可能是位置不够的原因,那地方发育得不算成熟,小阴唇青涩得都护不住流水的逼口,因为整体太小,连阴蒂也显得比正常女性更大一些,直愣愣地肿大着突出在空气中。

我几乎傻了。

虽然云寂帝君是仙界第一大美人,一张脸确实漂亮得状若好女,但单从外表来说,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性别。

作为天界的杀神,云寂帝君从来气质冷肃、不苟言笑。

相传当年神魔乱之时,他一人一剑独挡北周山,鏖战两百七十多天,守到当时唯一活着的上古真神元阳帝尊以己之身化为封印,将三界彻底隔开,才使得那场生灵涂炭、血流成河的浩劫彻底结束。

我和仙界众仙一样,小时候读典籍的时候崇拜他,见到真人后仰慕他。

从未想到过,这样一个人,竟然长着一张比正常女人更加娇嫩的小逼。

难道云寂帝君原身是什么双性妖物?

书上不是说他是人间飞升的吗?

我脑子里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呢,身下的人却不再老实了。

我撑着他大腿的手被一双修长的手抓住,那手白皙纤细,指尖还泛着微微的粉红,漂亮得像葱节似的,力气却大到不行,我不可抗力得被他着手,往他下身探过去。

那我哪能就范,我还不到四百岁,我还没活够呢!

于是我赶紧跪立起来,右手抓住左手,使出吃奶的劲,和他争夺起来。

我俩就这样你来我往了几个来回,他抓我的力气越来越大,我用上了全身灵力与这双手对抗也没支撑住,最后一个不稳直接倒在了他身上。

“啪!”

我手掌不偏不倚地撑在了他女穴上,声音听起来宛若我给了它一个耳光。

“呜~~嗯……”

随着一声,不,两声呻吟,我头都大了。

一泡滚烫的热液就这样大剌剌的喷在我掌心,他竟然被我一掌拍出了水。

神啊!我真的想这是在做梦啊!

可惜身下人根本不懂我心中所想,他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晃着腰拿那颗略显肿大的阴蒂来蹭我的手掌。

那蒂子似乎非常敏感,他蹭一下,纤细的腰就受不了似的缩一下,他自己顿一下,又挺着逼来蹭,就这样来来回回,抓着我的手在我面前晃屁股。

他力气大到我无法理解,铁箍似的抓着我,我又挣了两下差点没给自己扯脱臼,只好让他抓着我的手蹭。

他一边蹭一边在那哼唧,简直是把我的手当成自慰工具在使——还是被强迫的那种!

黏液随着他的动作越流越多,黏腻湿滑的淋在我手心,给我搞得一阵发毛。

为了让他赶紧结束,我干脆调整了角度,拿最粗糙的地方去对着他的蒂子。

我日常工作是照顾主人院子里的仙花仙草,因着地位低下,不像他这种上位之人有多余的灵药来保养双手,虽说算半个散仙,仙体也算强健,恢复力还算不错,却免不了比一般人手掌粗糙一些。

他那地方敏感得简直不可思议,我一换了角度,他蹭一下立即受不住,大腿发抖,肌肉收缩,腹肌蹦得块块分明。

他姿势淫荡得不行,岔着腿挺着腰去蹭一个小女孩的手,形状漂亮且分量不小的阴茎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甩动,龟头激动得通红,尿道口收缩着往外吐水,至于那口逼,估计从头到尾吐着没停,反正我手已经完全被他打湿了。

这场景实在荒淫,我不由得被他勾得也浑身燥热起来,闭上眼在心里狂念清心咒。

然而,那潮湿滚烫的柔软触感像是要将我的理智焚烧殆尽,清心咒仿佛只是徒劳地挣扎。

就这样念了还没几句,身下人又开始作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闭上了眼睛让他误以为我不喜欢的原因,他摇晃的屁股停了下来,开始抓着我的手往自己逼缝里插。

那地方已经湿润得不可思议,我分明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他甚至轻轻地哼了一声,像是期待着什么。

真插进去那还了得!

我赶紧低喊道:“停!”

随着话音落下,身下人竟然真停了。

他眼神纯洁得像条给主人分享自己咬咬棒的小狗,那双桃花眼充满了无辜,仿佛刚刚只是在做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几秒后,他继续晃着腰拿逼蹭我的手。

“嗯……”他的鼻音里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像是故意要勾引我一般。

我简直想发火了。

没完没了了是吧,仗着自己是帝君分身,我不敢动手为所欲为了是吧!

我眉头不由得皱起来,刚想尝试着和他沟通一下,还没开口呢,就见他吓到了一般瑟缩了一下,旋即带点讨好,用一种典型智商不够之人的语气断断续续地开口了:“打……喜欢……”

我还在想是啥意思呢,他就把他那嫩逼抬起来往我手下钻。

我满头雾水,不是很确定地按了一下他的逼,问道:“你什么意思?你要我打这里?”

他更重地拿逼撞我的手:“打……喜欢……”

我就不该尝试和他沟通!

虽然说我现在确实想揍他一顿,但是揍逼这件事着实没在我人生选项里出现过,他那豆子碰一下反应就那么大,真甩着巴掌拍下去,他不得反应大得一脚把我踹飞了?

对啊!

他力气那么大,我要真会错了意,那他岂不是随时可以把我踢到床下去!

如果没会错意,我揍他一顿,既出了气也遂了他的意,岂不是两全其美!

一想通了,我内心的欲望如同脱缰的野马疯长起来,止都止不住。

但为了活命,我还要强制悬崖勒马。

我闭闭眼,忽略掉自己噗噗乱跳的心脏和烫得厉害的耳朵,用尽全身自制力,尽量平稳道:“帝君,您这要求实在有点过了……”

“嘤……”话还没说完,他拿逼重重往我手上一撞,肉体相撞发出黏稠的湿响,他好像小高潮了般地浪叫了一声。

去他娘的悬崖勒马!

我再也忍不住直往上冲的欲望——谁不想把云寂帝君这样冷硬强大的男人按在身下把他打得哀戚求饶呢!

就算是个赝品,我素嫱也值了!

我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情绪,扬手就给了那让我眼热了很久的小逼一巴掌。

“呜——!”他真的超乎想象敏感,我一巴掌下去,他眼神都直了,忍不住发出一声淫叫,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脸涨得通红,死死地咬着嘴唇,好像在忍耐着身体的反应。

看起来有点可爱。

我兴趣高涨,再也管不了那么多,高高扬起手又一巴掌拍在他女穴上。

这一下力道颇重,把那豆子都拍进了他肉里,手收回来时,淫水黏得我一手都是,逼穴更是通红一片。

“啪!啪!啪!”

我又重重地接连给了他三下,每一下都打在他阴蒂上,那肉蒂肉眼可见地被我拍得肿了起来。

他抬起来的腰再也撑不住,脱力砸进床里,双手在空中挥舞了两下,像是要推开我,又忍耐住,老老实实放在了身体两边。

竟然还挺乖?

我倒要看下你有多乖。

顺着心中想法,我又啪地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下更重,淫水都被我打得飞溅了起来,身下人忍不住夹紧了大腿,崩溃地叫了出来:“咿啊——!”

“唔——!”这声音响在半夜,吓得我赶紧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把后面的声音关在了他鼻腔里。

尖着耳朵往隔壁院里听了一下,没听见杜秋的声音,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叮嘱道:“别叫,我可不想被人发现!”

身下人急促地喘息被我捂在掌下,桃花眼中痛楚未消,就像是一只被困住的小鹿,无助地望着我。

我被他看得不自在,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今天这个情况我实在收不了手了,我趴在他身上咳嗽了一声,嘱咐道:“你要是受不住了,就咬我的手心,知道吗?”

他知道个屁,还拿舌头舔我的手。

“你还想要,就张开大腿。”我尝试把句子缩短,果然有效,夹紧的大腿在我面前开了。

我不自觉地咳嗽两声,把身体卡进他双腿间,左手捂住他的嘴巴,半趴在他身上,右手不给他反应时间啪啪啪地连续给了他小逼三巴掌。

三巴掌结束我停下来,他果然又开始抖,胸腹剧烈起伏,腹肌崩出好看的轮廓,被我捂住的嘴巴出不来声音,化为鼻音,灼热地喷在我左手上,痒到我心坎里。

我吞吞口水,给他预警:“我要加重了,受不了要记得咬我。”

语毕也不管他回答与否了,扬起右手又重又快地给了他几个巴掌,这几下打完,我的手掌都感到微微热麻,他的感觉也就可想而知。

他一直老老实实抓着床褥的手在我扇的途中就再也忍耐不住,伸下来想要挡我,伸到一半又收回去,死死盖在我压着他嘴巴的那只手上。男性的手掌修长,他自己一捂,连鼻子都盖住了,这下鼻音都几乎没了,只余下胸腔震出的闷响。

怎么会这么乖。

我决定给他一点好处。

我再一次拍上他的女逼,这次不算太重,他果然爽到,阳具很快挺直了。

我下一掌又重重拍下,在他本能往后缩时找到他的阴蒂揉搓起来。

他本来粉得像处子一般的骚逼现在艳红的一片,阴蒂颤抖着脱离阴蒂包皮的保护,比刚刚更大更肿,颤巍巍地悬挂在外面,缩都缩都缩不回去。

我一摸上去就看到他腰受不住地抖,阳根更是竖得笔直。

我对着他坏笑几声,就这样一轻一重再一揉地玩起了他的小逼。

他这地方实在敏感得过分,我这样玩了没几下,他就受不了般地扭动身体,叫声被我按在手心,发出沉闷的声音。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引诱 情感障碍 全息:半人马与绿茶人类男性(np+单性+短篇) 枯木逢春 黄粱一梦 【柳赵】宿昔梦见之 【观影体/Mob零】改变那个未来……吗? 【银土】羊笼 【常识修改】高岭之花ci堕后 《嘴硬后被弟弟强制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