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小说 > 继兄他毫无边界感 > 13“好奇怪,要哥哥RR才能好?”

13“好奇怪,要哥哥RR才能好?”(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端水绿茶钓系奋斗批的一生(NP又又) 向体育生复仇后我恋爱了 直播任务是一夫一妻 被美攻墙纸的强受合集 别告诉你哥(N/T/R合集) 男频男主和他的狗 香艳寡妇的情事 绿茶海王今天也在翻车 恶毒男配虐玩万人迷乖狗 总裁和他不知好歹的影帝前男友

这不是梵景,他继续道:“等你长大一些就好了。”

梵景对这个说法并不满意,他知道自己因为身体的缘故激素会受到影响,但他对赵昊诚的占有欲绝不仅是荷尔蒙作怪,他有多喜欢哥哥,喜欢到梵景自己都无法完全讲述。

原本还怕哥哥翻脸的梵景有点不爽,此时又想搞事情,他装模作样地说:“哥,我们班上有好几对情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也谈个恋爱?”

“啊?马上要高考了你现在想着早恋?”

“那不谈恋爱,我找同学互相解决一下……”

赵昊诚急忙把躺在他怀里的梵景抓起来,大惊失色道:“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梵景故意问。

赵昊诚一时语塞,他不想给梵景灌输‘你的身体和别人不一样所以你必须藏着掖着’这种负面想法,但他也清楚知道,一旦被外人知道对方身体的特殊,那对梵景将是一场可怕的浩劫。

他只好绕开以上担忧,支支吾吾地解释道:“这个、这个事不能经常做的,尤其是你现在还小,总做这个对身体不好……而且你那同学们什么都不懂…会弄伤你的。”

“那你多长时间做一次?”

赵昊诚不回答,梵景继续追问:“你多久自慰一次?感觉你每次都射好多。”

眼瞅着梵景得不到答案不罢休,赵昊诚只好敷衍道:“一、一周。”

“那你自慰的时候都想着什么?”梵景蹬鼻子上脸。

赵昊诚发出恼火的气音,他翻身下床,从桌上找来湿巾和纸巾,一边帮梵景擦拭身上的痕迹,一边装作凶恶地说:“小孩子别打听那么多!外卖快来了老实吃饭!”

他擦完梵景腿上的精斑,抬头正对上梵景偷笑的模样,漂亮又可爱,他忍不住再次厉声提醒:

“不能跟其他人做这些,听到了吗!”

在那之后的第三天,梵景在屋里复习功课,对完一套卷子后他稍微放松下来,回想今哥哥给他做的午饭,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学了两道他爱吃的菜,梵景心里美滋滋的。

自从和哥哥互相帮助过后,他的心情不要太快乐,虽然没有确认关系什么的,但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兄弟就兄弟吧。

梵景起身去了客厅,发现哥哥并不在那里,他转了一圈,哪哪都找不到哥哥的身影。是出去了吗?梵景拿起手机给赵昊诚打去电话。

“小景,哥哥在外面。”

不待梵景问,赵昊诚就解释道:“哥哥和同学一起来看我们高中班主任,已经结束了,马上就回去。”

“嗯,早点回来哦。”梵景嘟囔。

“知道啦知道啦。”

挂了电话,梵景从冰箱翻出一根雪糕,叼着回屋继续努力去了。

不到半个小时,梵景支起的耳朵就听到开门声,他连忙跑了出去,看到赵昊诚又买了两大包东西,放在厨房的岛台上。

“买什么了?”梵景趴在岛台另一侧看赵昊诚忙活。

“你喜欢吃的水果呀,还有雪糕和很多零食。”赵昊诚把食物分门别类存放好,嘱咐道:“荔枝冰镇一会就能吃了。”

梵景的视线一眨不眨地跟随着赵昊诚的动作,就像没见过有人整理东西似的。察觉到梵景的视线,赵昊诚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是不是出汗太多了?”他抬手甩了下前额的头发,路上走的太快,此刻汗水不断往下滑,有点狼狈。

“出门怎么不跟我讲?”

“不想打扰你复习啊,而且我是去看老师,不是和同学聚会。”赵昊诚补充道。

梵景悻悻撇嘴。

“我去冲一下。”赵昊诚拿着换洗的睡衣进了浴室。

看到赵昊诚进了浴室,梵景的心又有点痒,他蹑手蹑脚走到浴室门外,听到轻微的水声,应该是在给浴缸放水。

“哥哥~”梵景在门口撒娇。

过了几秒里面才传出人声:“怎么了?”

梵景转动门把手,被锁住了,他有点不开心地说:“开一下门嘛。”

赵昊诚既没有回答,也没有起身给他开门。

梵景接连敲了几下门,嘴里嚷嚷个不停,里面才传出一句:“哥哥洗完就出去了,听话。”说罢无论梵景在门口讲什么都没再回应。

梵景只好回到自己屋里关上门生闷气。

但他气了还没三分钟,突然灵光乍现,电视柜下面不是放着浴室的钥匙吗!

梵景对自己的机智大为赞叹,他火速找到了赵昊诚之前讲过的钥匙,垫脚走到浴室外,拿着钥匙对准锁眼,三二一!开门动作一气呵成,梵景得意地看着浴缸里的赵昊诚——

他那正握着鸡巴的哥哥。

梵景瞬间心领神会,关上门,脸上带着酡红朝赵昊诚走去。

“哥~”

被撞破撸管现场的赵昊诚尴尬不已,以至于他都没来得及把手拿开。

“你、怎么……”赵昊诚打着磕巴。

梵景可是一点抱歉也无,他蹲到浴缸旁,盯着赵昊诚的下身,语气甜腻地说:“你不是说你一周才弄一次嘛,这才几天啊?”

赵昊诚终于回过神来,把手拿开,但阴茎依旧微微翘起,被浴缸里的水流拨弄地轻轻晃着,画面色情又滑稽。

梵景不自觉抿唇吞咽一下,站起身快速把衣服脱了,在赵昊诚面前露出纤细但不羸弱,朝气和柔美并存的身体。

赵昊诚尴尬地咳了一声,问:“你、想一起洗吗?”

梵景高兴地点头,觉得他哥越来越上道了,不用说就知道自己想干嘛。他一脚踏入赵昊诚屈腿给他空出的位置,赵昊诚连忙扶住他,生怕浴缸太滑再把他弟弟摔个好歹的,梵景安安稳稳地坐到了赵昊诚对面。

这会再害羞就太迟了,赵昊诚还算坦荡地面对现在的情况,反正是帮弟弟发泄压力而已,等他再长大一些……甚至就高考完,他见到的人和风景更多,就不会再想这样了。

赵昊诚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对梵景说:“背对哥哥,哥哥给你擦背。”

梵景乖乖转身,任由赵昊诚拿着沾满沐浴露泡沫的浴花揉搓他的后背。

还算听话,赵昊诚想。

但是没过两分钟,赵昊诚就发现梵景又不听话了,对方偷偷往后挪蹭,后背快贴上自己前胸不说,屁股上的软肉也贴着自己,一根鸡巴被夹在中间。

赵昊诚没来及让梵景往前挪挪,梵景就像故意刺激他一般扭了几下,嘴里却说着无关的话:“怎么停了?”

赵昊诚觉得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让他往前挪也没用,可梵景贴得太近,拿着浴花的手都塞不进去,赵昊诚只好改为揉搓梵景平滑的肚子。

没揉几下梵景就抓着赵昊诚的手往上挪:“这里也揉揉。”

赵昊诚动作一顿,继而认命地揉搓起来,动作极为自然,仿佛他就是单纯地在帮弟弟清洁身体一般。

可惜他不光视力好,听觉也不差,实在无法忽略身前传来的呻吟声。

“又怎么了?”赵昊诚没好气地问。

“舒服嘛~”梵景撒娇。

赵昊诚无奈,索性把浴花扔开,对梵景两颗可爱的乳尖尖下手。

“嗯啊、哥~~”梵景语调拉得长长的,脖子也不住后仰,整个人卸了力气靠在赵昊诚怀里。

赵昊诚没理他,他就哼唧个不停。

“说。”

赵昊诚丢出一个字,他现在只想赶紧用并不娴熟的技巧帮弟弟释放,弟弟发泄了,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你的鸡鸡好硬啊。”

梵景成功用七个字让赵昊诚的动作卡壳,接着道:“硌着我屁股呢。”说完身子稍微往前挪了挪,成功让赵昊诚的鸡巴卡在他的臀缝里。

赵昊诚轻轻捏了下弟弟的屁股以作惩罚,没想到梵景被捏了反而更来劲,甚至前后摇摆起来,赵昊诚的东西被他的臀缝摩擦几下,硬得更厉害了。

梵景屁股动个不停,还不忘引导胸前哥哥的手,两人互相挑逗敏感处,渐渐压不住喘息。

突然间梵景扭过来,朝赵昊诚挺起胸口,两颗乳珠已经被刺激成了挺立的小樱桃,嫣红的颜色衬得皮肤更加白腻。

“哥哥…”他示意赵昊诚舔弄自己的乳头。

赵昊诚定定看着梵景,对方的眼睛在薄雾中更加明亮,又像流转着一层浅酌过的醉意,他觉得自己应该把弟弟从这倒错的虚幻中唤醒,可他自己也像醉了一般,凑近了对方白玉一般的胸脯……

“哼啊~”

梵景忍不住呻吟,声音像是不胜刺激,又包含着极大的满足,哥哥在舔他的乳头,舌头在乳尖划过的触感太过清晰,自己一边胸口被哥哥吮吸,另一边也被哥哥用手指不断揉捏。

赵昊诚动作生疏,只会像吸奶嘴一样吮吸梵景的乳头,梵景却完全无法承受这份刺激,咿咿呀呀叫个不停,双臂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不知是要逃还是想让赵昊诚吃得更满足。

“啊~啊啊……哥哥~~”

梵景爽得大叫,强烈的刺激轰炸着他的大脑,他仅仅是被哥哥玩乳头就失了神志。

赵昊诚突然生出雨露均沾的心思,他松开被自己吮得肿胀的乳珠,转头叼住另一侧。那里已经被他用手反复摩擦到有些刺痛,乍然被炽热的口腔包裹,快感像电流一样噼里啪啦通到梵景的脑子里。而赵昊诚却完全不懂要给对方适应的时间,上来就用力吮吸,没几下就把梵景吸得浑身颤抖。

“啊啊啊啊哥哥——啊!!”

梵景尖叫着攀上了高潮,他大张着嘴,涎水从唇角滑落,而他根本不在乎口水会滴到哪里,此刻他已心甘情愿在赵昊诚面前暴露自己最为淫荡的丑态,只怕还不足以表达他对哥哥的忠诚……

赵昊诚终于松开那对被他蹂躏到又红又肿的乳尖,他抱着喘息的梵景,等弟弟恢复体力。

几分钟后,梵景才回过神来,他低头看着哥哥昂扬的东西,俯下身。

赵昊诚连忙拉住他。

“我帮你弄出来。”梵景解释。

“不行。”赵昊诚拒绝得十分干脆。

“为什么?”梵景不解,哥哥都用嘴帮他了,他为什么不能礼尚往来。

“没有为什么,不能这样。”赵昊诚板着脸,怕自己表现得不够严肃,弟弟就又想蒙混过关。

梵景一如以往任何一次被赵昊诚拒绝那般,完全不听,像只被惯坏的小家伙,抓住赵昊诚勃起的阴茎就要舔弄。

赵昊诚猛地推开他,这次他是真的用了些力气,梵景被他推的晃了下,扶着浴缸边缘稳住身体,眼神立马爬上委屈。

赵昊诚被这眼神刺了一下,顿时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他原本想的是自己帮弟弟发泄,总好过弟弟懵懵懂懂地去找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等他上了大学,两人就能回归正常的兄弟关系。

而这帮助,仅限于他做哥哥的帮助小景,小景怎么能反过来帮他发泄,更遑论用嘴……

赵昊诚用力甩头驱散脑海中浮现的画面,不给梵景一句解释,快速起身大步迈出浴缸,不料被散乱的拖鞋绊了一跤,猛地朝地面扑去——

好在他四肢发达,千钧一发的时刻用小臂支了一下,避免下面还硬着的东西和地砖亲密接触,他用手肘撑着把身体转过来,仰靠在地上缓解疼痛。

梵景就没有这么好的反应力了。

他眼见哥哥摔倒,吓得连忙冲出浴缸,谁料步子跨得太大还踩到水渍,两脚不受控制的打滑,趔趄几下一个大劈叉载往前一栽,正好坐到赵昊诚身上。

赵昊诚还没来得及关切梵景,身下就传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炽热、湿滑、紧窒……

无与伦比的奇妙。

赵昊诚被下身突如其来的刺激硬控十几秒,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整个人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嘴巴张张合合说不出话来。

“小、小景,你没事吧?”赵昊诚无措地问。

梵景没有回答,低垂着脑袋埋在他胸前。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柳赵】宿昔梦见之 【观影体/Mob零】改变那个未来……吗? 【银土】羊笼 【常识修改】高岭之花ci堕后 《嘴硬后被弟弟强制爱了》 驯服棒球队 花市规则怪谈 忧伤的强奸犯 穿进po文后我靠身体改写必死局(快穿) 涩情会所的淫乱日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