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小说 > 恶之花的浇灌方式 > 和尚手指CX被法器烫到好心和尚TX神识拔开宫口挤狼精

和尚手指CX被法器烫到好心和尚TX神识拔开宫口挤狼精(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双重季节 此心为盼 永远也会化雾(1v1) 荒诞黑夜(NPH伪骨) 对峙关系(校园1v1) 此情不渝【玩攻】 勿念 温柔攻陷 禁庭知春晓(骨科np) 她有一个秘密(校园 1v2)

“唔~”

少女双腿颤抖,手指紧紧地抓着身下的被褥。一只手捂着唇,想要将呻吟声堵住。

微凉的指尖顶在宫口,让苏长念身体一颤,双腿下意识地并拢。

大腿内侧夹住男人的手臂,又赶紧松开。苏长念看着低着头认真抠穴的净空,他仿佛没有感觉到被她的腿碰到一样。

指尖顶肏着宫口越来越重,只是那宫口大门紧闭,任凭他怎么敲门都没有理会。

净空皱眉,握着少女腿根的手下意识地将它分得更开。

“咕叽咕叽——”

穴道里的精水昨夜便已经清理干净,此刻流出来的尽是少女情动的蜜液。

淡淡的花香让净空下意识地嗅了嗅,意识到这是那月见花的味道,净空心中了然。

只是,子宫里的精液如果不清理干净,那珠子塞进去难免会碰到一些。

净空有些烦躁,已经过去一刻钟了,淫水已经将他的衣袖打湿,可是那宫口还是紧闭。

少女浑身颤抖地不成样子,肉感十足的腿根不停地在他手中轻颤。净空手指微缩,又极快地松开。

清冷的佛子抬起头,看向少女满是泪花的眼瞳。

“手指不行,需要男子的阴茎插进去,将子宫肏开才能将那些精液导出。”

下流的话让苏长念羞得绷紧了双腿,颤抖的指尖松开,结结巴巴地说道。

“要让,南初过来吗?”

少女张开腿被白狼紧紧锁在身下,无力地承受着又多又浓的狼精。

净空睫毛微颤,快速闪过的思绪让他抓不住。

“不用,只需要肏开子宫即可,他那处,太大了。”

少女哭泣的样子让他微微皱眉,视线里的小穴只含了两根手指便已经娇气地发红。狼阴茎那么大,难怪她会哭。

苏长念嚅喏着唇,她想说南初可以变成人形。净空解开袈裟的动作吓得她迅速坐起身,连忙拉住他要解开衣襟的手。

“大师不可!”

净空是真心帮她,她怎么能连累他破戒?

男子的眼中带着疑惑,像是不解她为什么不愿。

苏长念脸颊微红,视线紧张地飘忽,落在桌子上的木鱼槌上。

“大师,大师可以用,用…”

净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二指粗的木鱼槌乌黑发亮,是他常常用来做功课的。

手背上的手柔若无骨,与他平生触碰到的任何物什都不同。

女子似乎哪里都是软的。

净空睫毛微垂,不知道那坚硬的木鱼槌她受不受得住。

手掌一翻,木鱼槌便落在他掌心。苏长念面红耳赤地看着他手里的木鱼槌,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妥。

这是他每日握在手里念经的法器。

少女缩了缩流水的小穴,刚想说要不还是让南初过来,就被净空拉开了双腿。

苏长念身体因为惯性后仰,连忙用手撑在身后。

“躺下。”

清冷的声音让苏长念下意识地躺下,双腿被他架在肩上,门户大开地对着他清冷的脸。

苏长念羞得用手臂遮住眼睛,不再去看那刺激人眼球的反差。

净空看了眼她满是红晕的脸,低头认真地盯着那小穴。手指已经扩张地穴口酥软,净空小心翼翼地把木鱼槌抵在穴口。

冰凉的触感激得苏长念身体一抖,克制着想要夹腿的反应。

“贫僧进去了。”

干嘛要跟她说啊?!!

苏长念羞得蜷缩着脚趾,下一瞬就被顶进穴口的木鱼槌刺激得呻吟出声。

穴肉是暖的,而那木鱼槌却是冰凉。

净空握着手中圆滚滚的槌头,手上用力顶了进去。

“啊哈~好冰~”

苏长念低吟着,紧接着瞳孔一缩。穴里的木鱼槌忽然间变得滚烫,像是要将她的皮肉都烫坏一样。

“啊!好烫!!”

净空迅速收起手中的法器,看到少女被烫得脸色发白,歉意地低下头。

“对不起,我忘了法器接触到妖魔的气息会起作用。”

苏长念脸色苍白,小穴里又烫又疼,让她忍不住啜泣。

“呜…好疼啊……”

看她哭了,净空越发手足无措。想了想后,低下头凑近可怜兮兮的穴口。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全息:半人马与绿茶人类男性(np+单性+短篇) 枯木逢春 黄粱一梦 【柳赵】宿昔梦见之 【观影体/Mob零】改变那个未来……吗? 【银土】羊笼 【常识修改】高岭之花ci堕后 《嘴硬后被弟弟强制爱了》 驯服棒球队 花市规则怪谈